手续费和佣金成最大“黑洞”

来源:人民网时间:2018-05-01 08:22:06

4月30日是年度信息披露的官方截止时间。大限将至,保险公司纷纷在中保协网站上晒出了2017年“成绩单”。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4月25日,共计32家险企进行了披露,其中,财险公司13家,寿险公司17家,以及1家相互保险和1家信用保证保险。

竞争加剧

手续费和佣金普涨

市场竞争加剧,部分险企手续费及佣金支出的增长幅度大于保费业务收入。

据记者梳理,在披露数据的32家险企中,仅有两家公司的手续费和佣金支出呈下降趋势,其余30家公司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其中,建信财险2017年的手续费和佣金支出达3348.28万元,是2016年3.09万元的1000余倍。

“市场竞争激烈直接导致手续费和佣金收入大幅高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尤其是,财产险公司在车险费率市场化之后,中介渠道竞争日趋白热化,造成手续费快速攀升。”

事实上,《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一些保险公司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的增长幅度大于保费业务收入。以中华人寿为例,尽管在已赚保费方面,较2016年实现了逾3倍的增长,但其同期的手续费和佣金支出则上涨更多,达到近70倍。

除此之外,东吴人寿、中航安盟、锦泰财险等也发生了类似状况。

“对于寿险公司而言,保费收入赶不上手续费的增速很正常,尤其是银保渠道,为了争夺业务,手续费竞争十分惨烈。”朱俊生进一步分析,一般来说,为扩大业务规模,实现保费增长,保险公司会进行增员和渠道建设。

以利安人寿为例,公司保险业务收入同比下降了24.8%,但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却增长了62.9%;公司净利润虽然有所增长,但仍处于亏损状态,为-1.29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利安人寿成立于2011年,初始注册资本为10亿元,经过多次增资,注册资本最高达到47.21亿元。而从公司经营方面看,除了2014年盈利752.91万元外,其余年份均为亏损状态,总计已亏损近9亿元。

这家公司之所以引起《国际金融报》记者的注意,是因为利安人寿4月8日曾发布公告称,拟减少注册资本1.41亿元,并注销雨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雨润控股”)持有的1.41亿股份。变更此次减资后,注册资本为45.79亿元。

减资后,雨润集团的持股比例从20.27%降至17.82%。目前,持股5%以上股东及持股比例分别为柏霖资管(18.96%)、雨润集团(17.82%)、江苏交通控股有限公司(14.09%)、江苏省国际信托有限公司(11.18%)、南京紫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9.95%)、月星集团有限公司(9.13%)、江苏苏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5.46%)。

保险业务收入下降、公司经营亏损是不是因减资所致?

一位利安人寿内部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严格按照原保监会决定,履行变更注册资本手续。公司按照董事会既定的发展规划和方向,有序经营,发展态势良好,没有影响。目前,利安人寿的资本金和偿付能力充足,暂未拟定其他的增资计划。”

另据《国际金融报》记者观察,就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占已赚保费的比重而言,财险公司普遍比寿险公司要高。除众诚财险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占比在2017年有所下降以外,其余财险公司均呈现上升态势。其中,海峡金桥财险比上年同期上涨近15倍。

财险艰难

车险承保盈利承压

相比寿险,财产险公司的日子更难过。这一点从净利润水平可见一斑。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在已披露业绩的13家财产险公司中,有9家公司车险经营亏损,包括众诚保险、永诚保险、锦泰保险、安诚保险、海峡保险、中航安盟保险、建信财险、泰山保险和中华联合财险。

数据显示,2017年,众诚保险的车险保费收入约为10.95亿元,承保利润为-7053.37万元;永诚保险的车险保费收入为42.04亿元,比上年减少了约986.6万元,承保利润约为-1.84亿元,综合成本率为104.23%;锦泰保险的车险保费收入约为9.59亿元,承保利润为-1亿元;建信财险的车险保费收入约2646万元,承保利润为-2002.83万元;海峡保险的车险保费收入约为2.5亿元,承保利润约为-1.4亿元;泰山保险的车险保费收入约为11.9亿元,承保利润为-1.1亿元;中华联合财险的车险保费收入约为239.4亿元,承保利润约为-2.59亿元。

由于车险是多数财险公司的主力承保险种,因此车险的经营往往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公司整体的经营情况。整体来看,尽管上述险企部分险种实现了承保盈利,但由于其规模较小,受车险经营亏损的影响,这些险企的经营情况均不乐观。

以永诚保险为例,在2014年扭亏为盈后,永诚保险时隔3年再度陷入亏损,去年净利润为-1578.7万元,同比减少156.25%。主营业务车险陷入持续亏损,被视作“三大支柱”业务之一的意外健康险也暂别盈利。而随着保险业强监管风暴来袭,存在虚列费用等问题的永诚保险,去年合计被监管部门罚款173万元。

永诚保险表示,2018年公司经营面临的不确定因素主要来自市场。去年商车费改后的市场调整、竞争加剧以及对三次费改的预期,都将形成对公司经营的挑战,投资领域的不确定性也依然存在。

2017年二次商改进一步下调了费率浮动系数下限,作为车险业务主要利润来源的家庭自用车和非营业客车业务受影响较大,对应的保费收入存在一定程度的下降。同时,各家险企为了抢占市场份额,手续费用存在不断提升的趋势,车险业务的盈利空间将受到挤压。

同样身处“泥潭”的还有众诚保险。数据显示,众诚保险成立7年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累计亏损5.3亿元。具体来看,2011年至2017年分别亏损4013.15万元、5808.49万元、10305.84万元、16940.54万元、8267.47万元、3297.43万元、4296.7万元。

相比之下,寿险公司的盈利情况要好得多。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大部分寿险公司2017年净利润有所提升,仅5家寿险公司净利润出现下降。以渤海人寿为例,2017年公司净利润较2016年实现223.37%的增长。

而在亏损队伍中,长生人寿的净利润由2016年盈利234.73万元转为2017年亏损1.34亿元;中华联合人寿的净利润则由2016年盈利471.75万元转为2017年亏损1.42亿元。

对此,资深保险业内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2017年,寿险业经历了回归保障、产品结构调整,大部分中小寿险公司都可能出现经营亏损的情况。回归价值后,对于这些公司中长期盈利能力是利好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FD31
上一篇:以色列总理称伊朗暗中研发核武器,油价一度飙升逾2%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专题策划

信用中国

  • 信用信息
  • 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
  • 网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