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这封家书,张建冲穿越了,化身成为67年前赞美劳动的那个他

来源:时间:2018-05-01 09:10:48
《谢觉哉:劳动是最神圣的事》

朗诵:张建冲

钢琴:周永刚

沙画:赵 坤

灯光:金 明

录音:曾 黎

摄像:楚函 大宁

义夫 曾实

劳动是最神圣的事

谦芳、茂杞、岂凡、学涵、学初、峙璜、延仁、学安:

你们这批我不认识的人,我却喜欢看你们的来信,尤其说到你们思想改进想做番事业的信。

我没工夫回你们的信,有的信来了很久,有的连信都失去了。好在你们都很年青,走的是一条路,对这个说的话,对那个也可以说。因此就写一封通信,分给你们。

学涵说:“我这次的决定,经过了一段很痛苦的思想斗争。”学初说:“我真欢喜,我突破了五关,斩了六将。”如果不是说考试的关而是说“很痛苦的思想斗争”的关的话,那我要告诉你,你们过的还只是“童子关”——笠仲没过得去的关而不是真正的关。前几年你们的叔父或哥哥——谢放,随军队由北打到南,又由南打到北,满以为看不到了,忽出现在我面前,黑瘦得只剩几根骨头。我写过首诗给他,是旧诗,不便抄给你们看,意思是说,要从艰苦的过程中,得出隽永的味道,像云长到达黄河渡口的样子,才算过关。如果过关后感到松劲,那是“偷关”,不算过关,以后遇着关会过不去。

你们当不会再有那样险阻的关,但困难总是有的。必须锻炼身体与精神,服从组织,力求上进,老老实实,讲到哪里就做到哪里,你们的前途才是无限的。不然的话,也许碰着平阳的关也闯不过去,碰着一员裨将也斩不下来。峙璜似乎是看了我去年的一封信,打破了做“少爷”的梦,很好。干军队是要有好身体,挑八十斤,走十里路,算什么?你伯父那样小个子,不也能抬轿走长路吗?你父亲那样文弱,听说现办两个学校,今天走这,明天走那,身子还好了些。劳动是最神圣的事,不肯劳动是反动社会传下的坏观念。

应该知道一个道理,你们现在与将来的进步和幸福,是依靠革命,依靠政府,依靠党与团的帮助与教育,也即是依靠人民,前景非常伟大。那想依靠个人比如说依靠我,现在家里还有人是这样想,那是错的。

你们有的是青年团员了,这道理应已知道。

——焕南

一月廿七

责任编辑:FD31
上一篇:社会男女图鉴来了!快看看你是隐形的哪种人口!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专题策划

信用中国

  • 信用信息
  • 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
  • 网站文章